再看《潜伏》:才懂余则成和穆晚秋结婚,是对翠萍最狠的算计
昆明市盘龙区星条美式英语培训中心 首页 成功案例 新闻中心
  • 首页
  • 成功案例
  • 新闻中心
  • 再看《潜伏》:才懂余则成和穆晚秋结婚,是对翠萍最狠的算计
    发布日期:2022-07-30 14:03    点击次数:166

    《潜伏》中,余则成和三个女人都有感情戏,这三个人分别是左蓝、翠萍和穆晚秋。余则成没有加入共产党之前是国民党的情报人员。他心思缜密、为人仗义,无论是能力还是长相,都容易获得女人的好感。

    所以在《潜伏》中,才有三个女人都对他死心塌地。不过一个人的心只有这么大,余则成再博爱,也不可能把爱平均分成三个女人。有人说,左蓝牺牲、翠萍在老家生了孩子,一直在等着余则成归来,而余则成为了完成潜伏任务,和穆晚秋结婚了,所以穆晚秋才是最大的赢家。不过在我看来,穆晚秋看似赢了,却从未走进过余则成的心里。余则成最爱谁,都藏在大结局中他的一滴眼泪里 。

    余则成对左蓝,仰慕大于喜欢。

    左蓝表面上是一名老师,翻译过许多书籍,实际上是一名共产党,她和余则成相知、相恋,走到了谈婚论嫁的一步。余则成是国民党的情报员,当时他负责监听信息,抓捕共产党,没想到左蓝也出现在监听电话里。他忽然明白,左蓝已经加入共产党了。这意味着他们的立场不同,生活中是情侣,工作中是敌人。

    余则成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两个人信仰不同,他和左蓝在一起,会因为工作原因影响感情吗?余则成来不及深思,就被吕方宗带到南京,完成刺杀叛徒李海峰的任务。谁知两人在南京准备会面商量对策时,发生了枪战。吕宗方中枪去世了,他共产党的身份也暴露了。

    吕宗方去世前,曾让余则成去陕西会馆找帖老板交还一样东西。余则成知道他和吕宗方信仰不同,他们以前是同事,现在是敌人。但出于仁义,他还是去了。

    帖老板是负责说服余则成加入共产党的,他知道说服余则成的可能性小,所以说服失败后,让左蓝出面继续劝说。余则成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出现,心里很激动。他盯着左蓝傻笑几秒钟,忽然发现不对劲。帖老板是共产党,左蓝又出现在这里,一定不是意外。

    余则成问左蓝:谁告诉你我在南京的?我不是不想见你,我很想见你,只是这里太危险了。

    此时,余则成还是一厢情愿地认为,一定是他不辞而别,让左蓝担心,所以左蓝才会来南京找他。他希望左蓝顺着他的话说下去,他们的感情不掺任何杂质。

    左蓝表情严肃:是吕宗方同志告诉我的,老吕牺牲前让我去来南京,一是为了和你见面,二是我在重庆有危险,我要从这里去延安,则成,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延安吗?他希望你能成为我们中的一员,我也希望你和我一起。只有我们信仰相同,才能走得更远。

    余则成有些难过:你要去延安,那我们结婚的事呢?我没有什么信仰,我只信仰良心。赶走日本人以后,我信仰生活,信仰你。你说这种生活不存在,其实它一直存在,只是你不相信而已。我不知道你到底是真的爱我,还是共党的美人计?

    余则成在等着左蓝的回复,说她爱他。不过左蓝没有直接说,她转着弯说:如果你觉得我们之前的感情是真的话,就不要说这样的话。

    余则成从左蓝犹豫的神情和言语中,知道左蓝和他相恋,目的只是为了拉拢他。至于其中的感情掺了几分真假,谁也不知道。余则成第一次开始怀疑他和左蓝的感情。

    左蓝去延安后,国民党和日本人联手走私军火,让余则成的信念产生动摇。他发现国民党并不像他想象得那样正直不阿,当他被敌人追杀,中枪后险些丧命,被共产党人救下后,便坚定了加入共产党的想法。

    余则成说:我在军统八年,以为参加军统就是革命,革命就是抗日。可我现在绝望了,军统跟日本人都很不干净。

    余则成加入共产党有自己的私心,国民党做事狠毒,他们怀疑一个人,宁愿错杀一百个也不放过一个,他在国民党手下工作,太没有安全感。但共产党不同,他们一直想拉拢他,如果他加入共产党,不仅可以保命,还可以等待时机见到左蓝。在他的人生蓝图里,最大的梦想除了匡扶正义,就是娶左蓝为妻,等到国家太平后,和左蓝过柴米油盐的小日子。

    可惜他和左蓝缘分未到。余则成到天津做机要室主任。余则成刚上任,吴站长就要求余则成等人把老婆接到身边。余则成希望上级派左蓝来,但左蓝身份特殊,又有文化,不符合他档案上写的娶了农村老婆,目不识丁的条件。

    为了潜伏在天津站,余则成和和翠萍结成了假夫妻,掩人耳目。余则成见到左蓝时,身边跟着翠萍。左蓝作为共产党的代表参加会议,余则成没想到会是左蓝,如今他已为人夫,他们以这样的形式见面,双方心里除了震惊,都五味杂陈。

    左蓝看到余则成和翠萍像老夫老妻一样拉扯时,眼里满是失望。她没想到自己会对余则成动情,曾经她和他在一起,只是为了试探他,找个机会拉拢他。没想到他在这段关系中动了真心,并越陷越深。

    后来余则成和翠萍在一起时,又从玻璃外面看到了左蓝,他知道左蓝一定误以为他和翠萍是真夫妻,他知道左蓝一定心碎了一地,不过他不想解释,他想知道左蓝看到他已婚,是否会对他死心?

    余则成需要传递消息,接头的人正是左蓝。两人再次见面,身边没有任何人,左蓝忍不住紧紧抱住余则成。那一刻,余则成确定左蓝心里是有他的,他很兴奋,紧紧将左蓝揽在怀里。只有这样, 冲绳岛战役才能表达对对方的思念。

    余则成看到左蓝还爱着他,犹豫要不要向左蓝坦白他和翠萍的关系时,李涯出现了,他知道余则成和左蓝相爱过,故意做了个局想试探余则成的身份。翠萍担心左蓝有危险,决定阻止她见马太太。没成想马奎突然出现,要刺杀左蓝。马奎中枪后,翠萍想带左蓝走,左蓝不肯,她要处理现场。翠萍拽着她的手,不肯放她离开。左蓝说了一句:他不喜欢这样的人。

    左蓝虽然只和翠萍短暂交流过几句,不过她可以确定,余则成不喜欢翠萍。因为翠萍粗鲁、执拗,没有贤良淑德的气质。她有些替余则成难过,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娶翠萍这样的女人。但她更清楚,她和余则成已经成了过去式,再也不可能在一起了。一旦她和余则成相爱的事暴露,就会危及余则成的生命。

    所以她怒吼着对翠萍说:你快走,你还不明白吗,你的安全就是他的安全,为了他,你快走。

    翠萍刚离开,左蓝就看中了马奎的枪,倒在地上再也没有起来。左蓝去世了,余则成不相信,直到看见左蓝的尸体才知道,翠萍见左蓝最后一眼的时候,她已经不行了。只是为了让翠萍安心离开,她必须笑着说没事。

    如今他是李涯怀疑的对象,左蓝去世,他不能表现出太大的悲伤。为了压制心里的难过,他开始念延安文集。他不停地告诉自己,左蓝同志就是我们队伍中的一个同志,人都有一死,但死的意义有所不同,左蓝同志是为人民利益而死的,她的死比泰山还重。

    余则成知道左蓝本可以不出面,但不出面,别人会怀疑他,为了他的安全,左蓝才这么做。他相信左蓝是爱他的,只是这份爱里,掺杂着太多因素。他认为左蓝这么做,更是为了替他洗清嫌疑,让他继续为共产党效力。

    左蓝去世后,翠萍发现余则成变得更加沉默寡言,她忍不住埋怨余则成:你老是这么不说话,你这样我们还怎么工作?我问你,你跟左蓝在重庆是不是相好过?不是执行任务吗?

    余则成点点头,承认他和左蓝相爱不是任务。翠萍打了余则成两巴掌,带着哭腔说: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要知道你们是这种关系,我在她牺牲前就会告诉她,我跟你是假的,你肚子里只有她,她闭眼之前有个名分,心里会美的。

    余则成对左蓝很愧疚,他原本可以和左蓝解释他和翠萍的关系。他没解释也许是因为左蓝接近他有目的,他知道之后很难过,所以他希望左蓝也难过。只有这样,她才知道当初余则成心里的滋味。

    左蓝去世,余则成除了难过,更多的是遗憾。如果左蓝知道他一直爱着她,心里会好受些。左蓝是打开余则成恋爱大门的人,左蓝年轻貌美、心思细腻、有文化,温柔贤良,完全符合余则成的择偶标准。英雄难过美人关,余则成遇见左蓝,自然也难逃情关。左蓝作为余则成的第一位恋人,在他心里有特别的意义。

    但是他们的关系太复杂,他更喜欢的是之前的左蓝,那时候他不知道左蓝的身份,他相信他们是彼此相爱的。后来得知了左蓝的身份,爱情就变了味道。但翠萍不同,余则成对她,是由厌恶生爱,翠萍已经潜移默化地走进了他心里。

    翠萍是治愈余则成的良药

    翠萍是游击队的队长,本来是妹妹和余则成假扮夫妻,但妹妹在去的路上出了事,妹妹的照片已经传给余则成,或许也有其他人看过,为了不引起怀疑,翠萍因为和妹妹长相很相似,只能赶鸭子上架,来不及训练她,就被送到重庆,和余则成做假夫妻。

    翠萍没有去过大城市,也没有见过大场面,她性格大大咧咧,说话大嗓门,不知道说错一句话引起对方的怀疑,会给她和余则成带来多大的危险。

    余则成认真又严谨地告诉她:我们的敌人是空气,每一个窗户后面都有一双眼睛,每一片树叶都有一双耳朵,吃饭、睡觉、上厕所,出去买东西,不要以为我们的敌人就是穿着军装、端着把大枪……

    没想到他慷慨激昂地讲着,翠萍已经打起了呼噜。所以余则成每次见她说话时嘴巴比脑子快,让人提心吊胆时,就忍不住讨厌她,觉得像她这样没心没肺的人,不适合做潜伏。

    但是在和翠萍一日复一日的相处中,他忽然发现翠萍也没有这么讨厌。潜伏任务严峻,随时面临生命危险,所以余则成的脑袋随时崩成一根弦,时刻保持警惕。而翠萍就是让他放松的一剂良药。

    马太太问翠萍,余则成身体怎么样?翠萍说:在家里有什么意思,要有意思,应该在山坡上和庄稼的里头。余则成听她这么叙述,忍不住感慨:你是真敢说啊!他们家以后你还是少去吧!

    在翠萍眼里,男女相爱,就是钻玉米地。她说话新奇,语出惊人,让余则成既提心吊胆,又觉得有趣。

    翠萍性格暴躁不服输,但心思单纯。翠萍不肯听他的指挥做事,余则成为了拿捏她,谎称他和翠萍的领导袁政委认识,用一封假的信糊弄翠萍,领导让翠萍必须全听他的。

    站长太太问翠萍为什么不要孩子?翠萍把责任推给余则成。余则成不服气,问翠萍为什么是不说自己有问题?翠萍说:你说呢?如果我说我有问题,她带我去医院检查,我不就露馅了吗?

    余则成无奈,只能承认自己有问题,翠萍看他无奈的样子,忍不住哈哈大笑。听着翠萍爽朗的笑声,余则成心里轻松许多。

    余则成用别人贿赂他的东西换成金条,翠萍从没见过这么多钱,每天想着把金条藏在哪里,生怕被别人偷走了,后来她把金条藏在鸡窝里,隔三差五去摸一摸。余则成笑着打趣:我看这几根金条,让你落下心病了。你就是一只老母鸡,恨不得睡在鸡窝里的金条上。

    翠萍担心金条别人偷走,半夜里也要去摸一摸。余则成看到翠萍钻进钱眼里的模样,忍不住偷笑出声。

    翠萍学打麻将,学认字和写字,她把“余则成大笨蛋,我喜欢你”这句话读成“余则成大鸡蛋,我煮你”,余则成正在吃饭,笑得前仰后合。

    余则成猜不透翠萍的想法,他不知道翠萍会说什么,做什么事,和她在一起,每一天都充满了新奇。翠萍能带给他惊喜,一开始她桀骜不驯,浑身是毛病,但是她开始学写字、打麻将、喝咖啡,帮余则成掩护。余则成需要她帮忙时,她是好战友,不需要她帮忙时,她就是围着柴米油盐转的普通家庭主妇。

    更重要的是,和翠萍在一起,虽然是假夫妻,却像真的过日子。翠萍会做饭,虽然每天都是面条,但手艺不错。她会垒鸡窝,精打细算地过日子。她护短,喜怒哀乐都摆在脸上,让人不用猜就能看透她的心思。

    恋爱容易,因为五官;结婚很难,因为三观。想要谈恋爱,喜欢就可以了;想要结婚,合适才最重要。

    左蓝太优秀,余则成和她在一起除了崇拜还有压力,但是和翠萍在一起,他自信,翠萍发现他有能力后,事事听他的,让他很有成就感。他享受着这样欢乐有趣的家庭氛围。

    余则成觉得只有和翠萍在一起,才是真正的活着。不用勾心斗角,不用提心吊胆,只需要信任和依赖就够了。他爱翠萍,但不知道爱得又多深。直到他误以为翠萍去世时,难过得无法呼吸,喉咙里发不出声音,躺在地上爬不起来,才知道翠萍在他心里的位置有多重要。

    这种痛彻心扉的难过,比左蓝去世要痛苦一百倍。在他眼里,翠萍已经和他融为一体。以前他和左蓝在一起,只想娶这样优秀的女人为妻子,但和翠萍在一起,他希望和她生孩子,想和她吵吵闹闹过一生。可惜他的身份和所处的时代,不允许他们在一起。所以余则成又遇到了穆晚秋。

    余则成和穆晚秋,假戏真做

    穆晚秋是穆连成的侄女,吴站长希望从穆连成那里拿到许多古董和价值连城的珠宝,为了探听穆连成有多少东西,吴站长知道穆晚秋对余则成有意,故意撮合他们,就算余则成不心动,为了那些财宝的下落,也要假戏真做。

    穆晚秋年轻漂亮,有情调,但她活得自我,不接地气,余则成欣赏她的美貌,却不喜欢她。穆连成逃走后,穆晚秋无处可去,下嫁给了谢若林。后来阴差阳错,搬到余则成住的小院子里,和余则成成了邻居。

    她虽然嫁给谢若林,却并不爱他。在她心里,她的丈夫应该像余则成一样有情调、有做人的原则,懂浪漫,又懂得生活。所以谢若林不在家时,穆晚秋故意寻找机会和余则成暧昧。余则成不想背叛翠萍,每次看到穆晚秋,都故意躲着她。

    穆晚秋察觉到余则成的怯懦,当她意外得知翠萍的真实身份后,故意用这件事要挟余则成和她在一起。余则成担心翠萍陷入危险,为了翠萍和他的安危,他只能应付穆晚秋,说敷衍她的情话。为了防止翠萍的事被更多人知道,余则成介绍她去延安,他这么做,既是为了她好,也是为了甩开她。

    穆晚秋对余则成而言,是甜蜜的包袱。她热情浪漫,是典型的文艺女孩。但余则成身份特殊,并不适合娶这样的女人为妻。左蓝和穆晚秋一样,很完美,但不接地气。他还是喜欢富有烟火气息的生活。

    吴站长带余则成离开天津时,偶然看到了翠萍。他发现翠萍没死,眼神里除了不可置信就是激动。他坐飞机离开后,和翠萍断了联系。翠萍在老家生了孩子,他一直在打听翠萍的下落。但上级考虑到余则成还有许多任务没完成,只能隐瞒消息,让余则成继续潜伏。

    为了探听消息,上级给余则成安排新的搭档,让余则成和她交往、恋爱、结婚。余则成问是真结婚还是假结婚,对方说这事你自己定。当余则成知道要合作的人是穆晚秋时,眼神里只有震惊没有惊喜。

    《潜伏》大结局时,余则成和穆晚秋穿着家居服,把结婚照挂在墙上。余则成盯着墙上的结婚照,眼睛里蓄满了眼泪。左蓝没有出现在他的回忆里,反而翠萍的身影不受控制地浮现在他脑海里,他想起了他和翠萍的结婚证,还有曾经的点点滴滴。余则成的眼泪,忍不住落了下来。他怀念曾经那段惊心动魄又安稳快乐的日子。

    从余则成看他和晚秋结婚照的神情,就知道余则成最爱的人不是左蓝和晚秋,而是那个性格大大咧咧、目不识丁的农村女人翠萍。

    余则成不知道翠萍怀孕,也不知道翠萍抱着孩子在山上等着他回来。不过他知道,他的任务还在继续。他能活到什么时候,还是未知数。既然穆晚秋喜欢他,不如遂了她的心愿。如果穆晚秋和他在一起能开心,他希望少一个人难过。至于他心里住着谁,就让它成为一个秘密吧!



    上一篇:《湿地公约》第十四届缔约方大会标识征集启事
    下一篇:女人动情了,才会有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