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64岁澳门首位华人律师与一对儿女同场应考,“大湾区律师”执业资格有何魅力?
昆明市盘龙区星条美式英语培训中心 首页 成功案例 新闻中心
  • 首页
  • 成功案例
  • 新闻中心
  • 特写|64岁澳门首位华人律师与一对儿女同场应考,“大湾区律师”执业资格有何魅力?
    发布日期:2022-11-23 07:24    点击次数:135

    特写|64岁澳门首位华人律师与一对儿女同场应考,“大湾区律师”执业资格有何魅力?

    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田静 发自澳门 “和儿女坐在一个教室参加考试,同场还有儿子的学生,可以说是三代人聚在一起。自己很大压力,会担心自己无法通过考试。”7月15日,澳区全国政协委员、澳门立法会议员黄显辉在接受南方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去年参加粤港澳大湾区律师执业考试是他人生中做出的重要决定之一。

    首次粤港澳大湾区律师执业考试于2021年7月31日开考,近日,已有4位港澳律师领到粤港澳大湾区律师执业证书,成为全国首批获准在大湾区内地九市执业的粤港澳大湾区律师。黄显辉与他的一对儿女都已经通过了粤港澳大湾区律师执业考试,目前正在办理相关手续。他认为,开展港澳律师在大湾区内地九市执业试点工作是大湾区法律服务规则衔接、 机制对接的重要尝试,期望未来儿女能够在大湾区建设工作中,发挥港澳律师的优势,贡献自己的力量。

    64岁的黄显辉儿女同场应试

    2020年8月,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一次会议通过决定授权国务院在广州、深圳、珠海等粤港澳大湾区内地九市开展港澳律师执业试点。符合条件的香港法律执业者和澳门执业律师,通过粤港澳大湾区律师执业考试,取得内地执业资质的,可以从事一定范围内的内地法律事务。

    2021年7月31日,首次粤港澳大湾区律师执业考试正式开考。

    扎根澳门法律界多年的黄显辉和他的两个儿女,同样从事律师职业的黄淑禧、黄景禧也参与了粤港澳大湾区律师执业考试。

    (黄显辉(中)与他的两个儿女——黄淑禧(左)、黄景禧(右)/受访者提供)

    黄显辉是澳门第一位土生土长的华人律师,目前担任澳门特区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委员、澳门法律工作者联合会理事长及中国法学会理事等职位。

    “无论如何,拼一拼也要通过考试。”黄淑禧在接受南财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她留意到相关政策出台后就决心要报考粤港澳大湾区律师执业考试,并在家庭微信群中表达了自己的意向,爸爸和弟弟也纷纷表态有意报名参加考试。

    随后,由黄淑禧统筹下单购买内地法律书籍,一家人正式进入备考状态。

    考试之前,一家三口都参与了由司法部组织的7天线上培训。对于筹备这场考试,黄淑禧称这是一次相互学习的过程。“内地法律对三人来说都是全新的学习过程,爸爸也会向我和弟弟请教,我觉得我们更像一个团队。”

    黄淑禧提到,内地法律条文的量很大、层面很广,“但我们平时也会看内地法律的相关书籍,工作上也会常常与内地律师交流,有一定积累。”

    毕业多年的黄淑禧,很久没参加过系统性的考试,会担心对考试时间把握不够准确,做不完试题。她回忆起考前爸爸的叮嘱, 罗纳尔迪尼奥“先易后难,千万不能空题交白卷。”

    黄淑禧告诉记者,这是首次和爸爸、弟弟参加同一场考试,“此刻,我们三个的身份都是考生。”从考场走出来后,她像回到学生时代那样,和爸爸、弟弟讨论考卷上的题目,发现大家回答的方向一致,心里便会安心很多。

    黄显辉认为,开展港澳律师在粤港澳大湾区内地九市执业试点工作是一项具前瞻性及创新性的举措,也是粤港澳大湾区法律服务规则衔接、 机制对接的重要尝试,实现了重大突破。

    黄显辉介绍,其所在的澳门黄显辉律师事务所共有5位合伙人,年龄段从他本人今年64岁,至26岁的年轻律师,都一起“抱团”参加考试。 “我们都是看准了粤港澳大湾区未来的发展机遇,本次考试也是一次很好的机会让澳门律师加深对国家的了解。” 

    一家三口顺利通过考试    

    首次粤港澳大湾区律师执业考试成绩及合格分数线已于2021年9月30日公布。

    黄景禧告诉记者,很开心一家三口均通过了粤港澳大湾区律师考试及执业培训,目前正在办理相关手续。

    在他看来,成功案例成为粤港澳大湾区执业律师后,执业范围从只能在澳门这70万人口的城市执业,扩大至整个粤港澳大湾区。对于澳门企业及居民而言,成为大湾区执业律师的澳门律师可以成他们在大湾区生活、营商的桥梁,增强港澳投资者在内地的投资信心。“一名律师可以同时处理他们在内地城市及澳门本地的法律事务,不论金钱成本还是沟通成本都会大幅下降。”

    黄显辉则预计,港澳律师未来在提供多元化的纠纷解决机制,如仲裁、调解等方面,有较大展露拳脚的空间。另外,澳门律师在涉及葡语当事人的仲裁或调解案件中,能够担任拥有中葡双语能力的仲裁员和调解员,并且有条件、有信心能够为有意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行建设的投资者提供相关法律服务。

    “粤港澳大湾区具有三套法律制度及三个关税区,既是挑战也是机遇。” 黄景禧表示,如果能够探索一套衔接机制,将香港的英美法系及澳门的大陆法系与我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有机衔接对接,不但能够大力推进粤港澳大湾区现代服务业的高质量发展,还可为我国与其他实行英美法系及大陆法系国家或地区经贸服务有效衔接对接提供可行方案。 “我希望未来港澳律师能够成为大湾区现代服务业的一道漂亮风景线,在大湾区涉外业务中,都可以看到内地律师与港澳律师组成的团队发光发热,进一步促进港澳与大湾区内地城市的互联互通。”

    “澳门派驻律师”将变“粤港澳大湾区律师”

    “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以下简称深合区)能够成为探索粤港澳大湾区法律规则衔接的示范样板。”黄显辉告诉记者,在深合区法律服务规则衔接、机制对接的探索过程中,关键在于民商事法律制度的衔接。“民商事法律当中有相当大的部分,不是两方法律主体协商选择用澳门或内地法律的,比如结婚、继承等涉及社会秩序的法律案件。”他建议,粤澳在这方面可以在这区域私法方面进行研究,形成一套特定、固定且统一的规则,指明在某种情况下使用某条法律法规。而在商业关系上,双方当事人是可以视乎实际情况协商使用澳门或内地法律。

    黄景禧则认为,深合区内两地法律制度的衔接并非单纯把澳门的法律在横琴作简单移植,而应贯彻“以人为本”精神,一定要以深合区居住的居民以及落地的企业需求为主,两地的规则衔接应打造一个令深合区居民感到满足及有安全感的环境。“在规则衔接的过程中甚至可以开拓比澳门现有制度更好的制度。”

    目前,黄显辉和一对儿女只能在一所联营律师事务所里提供港澳或者外国法律的法律事务。 他告诉记者,“2019年年底,当时深合区还没成立,我们还进行了家庭会议,儿女也一致认同横琴未来的发展前景,决定以联营律所的形式参与横琴的建设工作。”

    黄景禧表示,联营律师事务所与大湾区律师不同,前者是以三地律师事务所为合伙单位进行合作,合作门槛较高,而后者则是港澳律师自由加入内地律所或者联营律师事务所,合作方式较灵活。

    早前,已有4位港澳律师领到粤港澳大湾区律师执业证书,成为全国首批获准在粤港澳大湾区内地九市执业的粤港澳大湾区律师。

    “很快,待我们一家三人名拿到粤港澳大湾区执业律师执业证后,就从目前的‘澳门派驻律师’,正式转变成为‘粤港澳大湾区律师’了。”黄显辉说。

     “粤港澳大湾区律师执业考试对我们一家人而言,这是一个非常宝贵的机会”,他希望,不单止是自己的儿女或律师,能够有更多的澳门年轻一代,像工程师、会计师或医生等专业人士,都能抓住大湾区的发展机遇,走出澳门。在开拓业务市场的同时,也能在大湾区建设过程中发挥港澳优势,贡献自己的力量。

     



    上一篇:数说5月车市:13家上市车企销量环比增长,专家称6月产销形势将继续好转
    下一篇:央行报告:促进消费和投资增长大有可为